3岁的那一年冬天
父亲带上怀着妹妹的母亲与我
第一次搭乘飞机,前往那遥远的国度。
 

文/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

父亲有个美国梦。

当我还是幼儿的时候,父亲受到姑姑的影响,开始做起美国梦,想要移民到洛杉矶,当时的他,经济能力好,移民对他来说轻而易举,于是,3岁的那一年冬天,父亲带上怀着妹妹的母亲与我,第一次搭乘飞机,前往那遥远的国度。

我们在夏威夷转机,一住进饭店后,母亲直喊着好累,挺着大肚子在床上休息,父亲独自带着我去附近的沙滩玩,但我是「温室里的花朵」,连公园都没去过,何况踩在沙滩上、接近大海呢?他只好买了颗高尔夫球,让我带回饭店玩。

艳阳、沙滩、高尔夫球,这就是我对夏威夷的印象。

到了洛杉矶,已经是黑夜,(飞了这幺多个小时,对一个幼儿来说,只有白天跟黑夜的分别)不同于夏威夷的蓝天白云,美国对我就是黑漆抹乌,姑姑来接我们的时候,我还直嚷着「要回夏威夷的家」。

第二天,父亲跟姑姑、姑爹出去,母亲似乎因为父亲不在,而显得自在轻鬆许多,我呢?反正没被打过,外加父亲出现都是有好处的时候,特别希望他赶快回来,还生气「爸爸出去玩却落下我!」

晚上父亲回来,跟姑姑借了车,就带我和母亲出去晃了一晃,虽然时值圣诞节,但我们到的时机不巧,只见残雪挂在童话般的屋檐,以及超大购物中心「mall」里面的圣诞老人。

父亲买给我好多See’s棒棒糖,有太妃的,有巧克力的,无限量供应,时至今日,那仍对我是一种幸福的甜腻。

母亲呢?她当时已经孕晚期了,因为父亲的美国梦,她被强迫冒险端个大肚子上飞机,就是因为美国是「属地主义」,父亲打着如意算盘,想让母亲在美国生产,生下来的宝宝是美国公民,这样我们就不用去AIT排队,顺理成章当了「美国人」。

但没有几天,父亲就突然宣布要回台湾,母亲傻眼:「不是要在美国生吗?」可谁敢向盛怒的父亲多问几句?只知道气氛很差,只能自保。

多年后,我才知道,那天姑姑是带父亲去开美国帐户,说把一笔大钱存到里面,移民才容易通过,父亲对于亲姊姊毫无戒备,要他签什幺就签什幺,完全没看条文,不知道自己开的是与姑姑的联名帐户,里面的金钱,两边只要任一方就可取用。

而,姑姑在父亲签名后,为了想动用帐户,便千方百计想要我们赶快回去…

才能把钱领出来。

延伸阅读>焦糖绿玫瑰走过创伤的家暴史

★ 我是不婚妈妈「焦糖绿玫瑰」,唱片线记者出身,现职专栏作家。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,心思细腻敏感的我,如何边工作、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?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:「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」粉丝团、「焦糖绿。玫瑰caramelgreen」部落格。

父亲美国母亲焦糖玫瑰姑姑夏威夷帐户
上一篇: 下一篇: